元宝不可说

近期刀剑/伊达组/

 

英雄是为了保护弱者而存在的。如果就点而言,爆豪的确不是什么称职的英雄。

诚然在最开始英雄学院的考试中,帮助别人这项他的分数也是零,然而他的确有着绝对的力量,消灭敌人的绝对力量在间接上帮助无数遭受其迫害的弱者。

爆豪虽然自尊心极强,但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对于御茶子对于同学和老师,危难时刻也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可这样的爆豪却在动画的最初欺凌绿谷。

这样的人失去了作为英雄的资格。

在最开始,我是这样看待爆豪的,大概会黑化然后成为反叛小boss?

可是这样的欺凌也只是发生在绿谷一个人身上。

绿谷是特殊的。


青梅竹马的情谊,爆豪膨胀的做着大哥的角色,走在队伍的最前头,...

 

荣耀村爱情故事

B村村头剃头匠王师傅王杰希

G村村长儿子 黄少天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两个遥远的村庄,B村和G村,和全国上下许多普通的山村一样,这两个山村公用一条母亲河,依傍在一座山的两头,然而两村的关系却一直不是很好,兴许是B村的樵夫抢了G村樵夫刚劈下来的柴亦或是连被子加床抢走了刚入门的老婆,总之这梁子不知从何而起而且越结越深,终于到了全村对立见面比轮家伙的地步。这样的深仇大恨也延续到了血液里,至少对于黄少天来说,隔壁村的王杰希是个天生讨人厌的家伙。


同样的王杰希也看不惯黄少天,对于这个G村村长家个小公子,王杰希有无数抱怨的话可以说,但是真正让...

 

不平等的恋人

维克托X勇利

有私设


勇利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天灰蒙蒙的拢着一层雾气。手臂快要被冻僵了,勇利抖了抖身子快速的将手臂伸进被窝里,舒坦的缓缓呼了口气。

下意识摸了下身侧,冰凉的不带着任何气息,勇利将自己埋进被窝了,轻柔的羽绒带着温柔的热度将他缓缓的围绕,路灯的光辉昏暗的映照在苍白的墙壁上,勇利将被子透出一点缝隙远远的望向了道路消失的尽头。

维克托离开已经三天了。


等到勇利再次醒来,已经是上午10点。

853滑冰馆的生意一直很好,当然这不是勇利管理的优秀或者其他什么的关系,勇利看着场馆走廊上贴着的维克托的大幅海报,不由的停滞下脚步。

[勇利!]

来的人是...

 

[烛鹤]短打/放学后

梗来着 @海底夏花 

这个女人的脑袋里藏着粮山(微笑 

——————————————————


雨日,湿滑的下坡路上点缀着点点青苔,加之衣物渗水阴冷湿潮鹤丸的心情又低落了几分。

路上行人稀少,偶尔有着骑自行车的大叔疾驰而过,大俱利冷着脸分毫没有让着鹤丸,不过是一件小事二人从校门口争论到这岔路口也没有停歇的迹象。

“我病假条都打好了你偏偏说我事假,我哪里去找一个路边跌倒的老太太给那老妖怪看!”

“你来的迟我怎么知道你...”

“嗯...所以我要怎么去找,老太太你去碰一个给我看看?”

“明明是你自己!”

鹤丸的连环机关枪大俱利实在是跟不上,气急...

 

【俱利鹤】欢喜缘(上)

01

大俱利和鹤丸国永的恩怨是从饭桌上开始的。

午餐过后三个时辰烛台切便会收拾收拾手上的杂活跑去厨房里弄点小食,掐着出门的那个点鹤丸便会像土拨鼠一样钻出来笑嘻嘻得跟在后头,烛台切问他有什么事情鹤丸只答他正巧路过,次数多了烛台切也懒得再理会了,只当老人家时间多就爱和他们年轻人混杂在一块才觉得舒坦。

鹤丸是不清自来,大俱利却是被烛台切拉过来的。按照烛台切的观点想要独自战斗独自死去没问题啊不过这和吃东西并不冲突不是?

烛台切做了六串四色丸子,均匀得放在了3个碧绿色的瓷盘上,每人两串,就着清风明日品食着实逍遥。鹤丸自是不客气一口气盘子里就下了一串,被烛台切瞪了一眼才改了改狼吞虎咽的模样...